律师看法:从「无间道CD-PRO2」、「一颗馒头引发的血案」

律师看法:从「无间道CD-PRO2」、「一颗馒头引发的血案」

或许不少读者对于谷阿莫被告侵害着作权的新闻事件还蛮关注的,坦白说,个人认为谷阿莫在做的事情,比较像是以自己诙谐的角度,利用剪辑电影或影集部分画面製作摘要。从第52条合理引用的规定来看,比较不是第52条所称「引用」的行为,而要回到着作权法第65条第2项「其他合理使用」的情形,依据该项所定4款基準等进行综合判断。

个人常常说,「合理使用是着作权领域的黑洞」,我们投入很多的时间,也未必能够对每一个案件有精确的判断。想要知道答案,不如想办法比较不同案件的异同之处。早些年在演讲时,经常提到二个有趣的例子,一个是「无间道CD-PRO2」,另一个是「一颗馒头引发的血案」,谷阿莫的情形,跟多年前的这二个例子有没有什幺不同?有没有什幺相似之处?我们大家都可以想一想⋯⋯

「无间道CD-PRO2」是利用《无间道》系列的电影,用买不到CD-PRO2这个音响神器当作故事的主轴,剪辑、配音,等于是一个新的创作,而「一颗馒头引发的血案」则是从讽刺、突显剧情不合理的角度用比较批评的方式做电影的剪辑,谷阿莫有些影片比较像「一颗馒头引发的血案」,而这几个案例相似的地方,则在于主要的影像内容,都是来自于电影这个高成本的着作类型。在讨论合理使用之前,我们可以先看到一个现象,「无间道CD-PRO2」在发生争议之后,其实整个故事是没有再继续发展下去,但创作者本身也没有遭致诉讼,而「一颗馒头引发的血案」,则是遭到导演提起诉讼。这也告诉我们,在讨论合理使用的问题时,闪不过言论自由的问题,因为,比较不讨喜的内容,总是较无伤、甚至有利于原着作的内容,更容易引发着作权的诉讼,要如何衡平不同的利益,确实是难啊!

讨论谷阿莫的案例时,我建议先看抽象大的背景环境,其实就是网路、数位的科技,让我们取得、利用他人的着作更为容易,无论是「无间道CD-PRO2」、「一颗馒头引发的血案」到「谷阿莫」,都在相同的背景下发生,这是我们小时候看电影、电视、录影带的年代所不能想像的,而要从事这类的着作利用,对于电影有利的,当然比较容易期待可以跟电影的权利人沟通(事实上,即使是国内的发行商、代理商,都没有「授权」製作这些影片的权利,要跟国外真正的着作权人沟通),若是对于电影不利的,大概也就更难以期待,而我们的社会,对于这类依附于他人着作的作品,要採取什幺样的态度,具体地会呈现在个案的合理使用的分析论述之中,虽然判决只针对个案,但也不能不注意对于整体着作利用环境的潜在影响。亦即,从背景环境观察,比较容易把自己抽离对于特定个人或作品「喜欢」或「不喜欢」的影响,方便进行合理使用的分析。

着作权法第65条第2项规定,「着作之利用是否合于第四十四条至第六十三条所定之合理範围或其他合理使用之情形,应审酌一切情状,尤应注意下列事项,以为判断之基準:

一、利用之目的及性质,包括係为商业目的或非营利教育目的。
二、着作之性质。
三、所利用之质量及其在整个着作所占之比例。
四、利用结果对着作潜在市场与现在价值之影响。

个案中法官必须针对前开四款基準(但不限于该四款基準,因为是要「审酌一切情状」),而谷阿莫的案件,若要在侦查阶段就期待有一个好的论辩比较困难,因为检察官不会把被告的答辩给告诉人去分析、论辩,而检察官起诉时,也比较少见揭示合理使用的判断、分析过程,大部分只有概括的认定结果,所以,真正有意义的讨论会由法院判决(如果有的话)来呈现,法官也必须要逐一分析、讨论前述的四款基準。因为没有针对个案的事实充分了解,简单表示一下可能的讨论方向及意见:

有没有发现,没有考量到谷阿莫取用的电影或电视剧来源?这一点不是不能讨论,不过,恐怕不是合理使用讨论的重点,毕竟,来源不合法,比较不影响作品本身合法不合法的讨论,比较极端的例子是像用盗版的word写作,我们不会说写出来的文章侵害着作权,新闻媒体来自各方的消息,做出来各式的内容,坦白说,我个人也觉得需要着作权教育的,不只是个案的当事人啊!

先写到这边,感谢Readmoo把我的小书《企业法务着作权须知》放在阅读最前线,简单写了一些回应。预防胜于治疗,读书有益身心健康,减省不必要的诉讼支出⋯⋯该来去赶积欠客户的文件了⋯⋯